楊牧(1940-2020)
家住漁港後街擁擠的眷村裡
大半時間和母親在一起;他羞澀
敏感,學了一口台灣國語沒關係
常常登高瞭望海上的船隻
看白雲,就這樣把皮膚曬黑了
單薄的胸膛裡栽培著小小
孤獨的心,他這樣懇切寫道:
早熟脆弱如一顆二十世紀梨
───楊牧,〈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〉節錄


  1/0.0
散文、評論


  1/0.0
譯作


  1/0.0
編選作品


  1/0.0
楊牧研究


  1/0.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