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能源政策與區域統合,還有對俄中的態度上,若要日本以德國為師,我持否定的看法。

只是,討論日德比較時,日本人很容易將德國當作借鏡,期望能用來客觀省視自己、加深自我認識。這種借鏡的期待,應該停止了。

這類「向德國看齊」的論調,至今根深蒂固,認為德國已經清算完負面歷史、與鄰近諸國修復關係,值得當作日本的榜樣。日本人喜歡德國,進而理想化德國的許多層面、以偏概全的老毛病一直改不了。即使事實上曾因此多次誤導我們的方向,這種論調依然如故。

在能源政策與區域統合,還有對俄國與中國的態度上,若要日本以德國為師,我持否定的看法。因為,無論在地緣政治或歷史的條件上,日本與德國都不一樣。德國人「夢想家」的思維方式,已然危機重重,相信讀者透過本書可瞭解一二。

德國只要走德國人自己對國家期盼的路即可,日本若是完全仿效,可能會自取滅亡。說穿了,本書的執筆動機,其實正是源於此危機感。

--三好範英,《德國風險:反思德國浪漫主義的政治實踐》

在能源政策與區域統合,還有對俄中的態度上,若要日本以德國為師,我持否定的看法。 德國風險
  • 顯示模式